狱警与囚犯:发生在浦口监狱里的“行贿门”

作者: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发布时间:2018-11-08 15:48

  如果不是发生了一起狱警“拿走”在押服刑犯家属400多万元的恶性事件,位于长江北岸、南京近郊的江苏省浦口监狱,一直都会是一个不被公众关注的隐秘角落。上千狱警在这里上班下班,数量庞大的犯人在这里关押服刑,然后刑满出狱。

  狱警崔振刚让这个隐秘角落变得为更多人所知。

  从2013年3月至2014年1月,崔振刚分六笔共从在押犯人李永家属处“拿走”465万元。2014年7月,因为李永家人的举报,崔振刚被查处。次年4月,崔振刚因犯受贿罪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1年。

  而令李永及其家人感到意外的是,他们自认为是受害者以及举报人,可以平安无事,但他和妻子高銮也随之被指控行贿。2016年6月,经南京浦口区法院一审判决,李永获刑六年,高銮获刑四年。

  一审后,二人均不服,认为狱警崔振刚不是“受贿”,而是“诈骗”,自己无罪,并上诉至南京中院,2016年9月,二审开庭,但至今尚未宣判。

  多家媒体曾报道了此案。现在,此案已是全国监狱系统的典型案件。

  “从司法部到浦口监狱都很重视,”2016年11月,该监狱一位内部人士说,“事情发生后,我们监狱做了大量的警示与整顿工作。崔振刚事件只是个案。”

  意外来电

  2013年,高銮彼时还在苏北重镇徐州经营着一家服装店。2月初的一天,她正在店里上班,突然手机接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彩信,彩信是一张她丈夫李永在狱中服刑的照片。

  高銮的丈夫(严格意义上说是未婚夫)李永比1984年出生的高銮生大11岁。高銮是徐州郊县邳州人,李永是徐州西关人。 案发前,李永在徐州做工程。 而此次入狱之前,李永已经有过两次劳教和一次判刑入狱的经历。2003年,李永服刑归来没多久,认识了刚刚读完高中从邳州过来徐州的高銮,两人谈了4年恋爱后,于2007年举行了婚礼,但当时还未领取结婚证。2008年,二人正想领取结婚证之前,李永再一次被抓,此次他被指控犯了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七项罪名,最终获刑19年。

  李永先是在镇江监狱短暂服刑,2009年7月,转押浦口监狱。后经两次减刑,刑期到2024年7月9日结束。

  尽管在过往这些年里,高銮在每个月的探监日都会赶去南京探望李永,但是突然有人发来一张李永在狱中服刑的照片,还是让她很诧异。

  更让高銮感到诧异的是,在收到这条彩信几分钟后,那个陌生号码打来电话,电话里是个陌生男人的声音,问她是不是高銮,并说“永哥要跟你通电话”,之后电话里就传来李永的声音:

  “琴琴!”

  “琴琴”是李永对高銮的称呼。高銮惊奇地问李永:“啊,李永,你怎么能打电话的?”

  李永在电话中说:“这是崔警官的电话,他对我不错,你这个月过来会见给他带点礼品,和崔警官也认识一下。”

  高銮问该怎么称呼崔警官,李永说崔警官比他小,高銮说:“那我就喊他崔弟吧。”李永在电话里笑了笑,挂了电话。

  从此,高銮就一直称这个崔警官为“崔弟”,崔警官则称她“嫂子”。

  崔警官即是浦口监狱的狱警崔振刚,浦口监狱三级警司。

浦口监狱大门口。摄影:刘向南。

  浦口监狱大门口。摄影:刘向南。

  自转入浦口监狱后,李永一直在21监区1分监区服刑,崔振刚是21监区2分监区的管教民警。崔振刚生于1979年,江苏泗洪县人,毕业于徐州农业学校,1999年开始在江苏省洪泽湖监狱工作,2004年调到浦口监狱。

  据李永向检察机关所做的陈述,由于“南京这边对涉黑案件减刑控制得很严格,扣减比较多”,2011年3季度,李永达到了减刑条件,按照他的减刑积分,“有可能减刑2年的,但是最后只减了1年4个月,”为争取减刑快些,能早日出狱,李永就想能不能调到一个对减刑控制不太严格的监狱去,“找找熟人,调回徐州服刑。”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一个叫桑杰的服刑犯人。

  桑杰也是徐州人,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无期徒刑,后改为有期徒刑。21监区共有两个分监区,桑杰在2分监区。李永所在的1分监区的犯人在三楼,2分监区的犯人在四楼,2分监区的犯人除吃饭和睡觉在四楼外,其他时间也都在三楼集中管理,而且在出工休息时,犯人也能经常聚在一起聊天,这样二人就认识了,再加上是同乡,李永与桑杰的关系越处越好。

  在一次聊天中,李永不但对桑杰聊了他想调换监狱的想法,而且还告诉桑杰,他家将要拆迁,能获得2000多万的拆迁款。

推荐产品
推荐新闻: